遊雲貴邊陲見識多

旅行文學

遊雲貴邊陲見識多

任安蓀

出發遠遊中國西南邊陲前,所將搭乘的聯航,出了暴力對待乘客事件,經媒體炒得沸揚,外子與我,在撻伐餘波中,仍依行程出發,十多個小時的航程,飛機上的男、女空服員,態度友善而禮貌,下機後次日,便接到聯航電郵,邀請搭完班機後的問卷回應,似乎力行改進形象呢。

由上海搭「中國南方航空」飛貴陽,打開點選的飛機餐盤,有麵筋包裹五花肉、胡蘿蔔片、小碟筍干加薄肉片、配白飯,洋餐不再,我的中國胃開始冒出頭了。

耳目一新的貴陽

代表貴陽財經大學的小瑾,接待我們參觀花溪新校區。

傍山建築的校區,景致優美,湖橋蜿蜒又鳥啼蝶舞,小瑾為我們接洽導遊校園內,夜郎谷旁、斗蓬山下的中國國內首家高校票據博物館。

館藏的各類票據約百餘種、萬餘件,對各式貨幣、票據的演進,蒐集極力,比如關金券、金圓券、契約(土地、房舍、賣身)、清朝對內、外發行的國債券、公債券、股票等等,作成系列展陳,自是對金融演化,增長不少知識。

走過楊柳畔、長橋道,進入圖書館大樓,圖書由多面書牆的牆底向上延伸至牆頂,採開架式的井然有序,自動機器代替了圖書館員辦理借書手續,加上館內有規劃的分區供學子讀書、養目、討論…,設備先進得讓我意外!

所住旅館就在貴陽市區,高樓窗外的市容,嶄新而摩登,並且還在建造中,沃爾瑪(Walmart)貨滿人眾,入夜市區逛街的人潮不斷,怎麼也無法和「天無三日晴,地無三里平,人無三兩銀」的認知相連結,時代推進,物換星移下,地理、人文景觀也跟著改寫了。

氣候涼爽的昆明

離貴陽往昆明, 我們搭乘二零一六年十二月才開駛的高鐵,僅兩個半小時便抵達終站,沿途穿越不少山洞,多見施工中的高架公路、水漠梯田、和陡削的兩岸山坡,坡上,鋪蓋以疏水固土、規劃工整的水泥邊框,框內或栽花草、或填滿石礫袋,料想可將土石流的坍方,減至最低度,穿山的高鐵,也就不會因天候而中斷。

從高鐵終站搭計程車去市中心,遇上多處建築翻修或鐵路新建的施工,行駛公路的車輛,必需改道慢行,健談的本地司機則說「別省鋪鐵路,都是一條條的完成,昆明卻是十萬火急、一口氣十一條同時動工」,果真如此,就我一路所見,昆明勢將急起直追那約莫超前五年的貴陽了。

涼爽的昆明四月天,繁花耀眼,春天的腳步,走得嫣然而緩慢。從市區旅館往遊不遠的「翠湖」,龐大的公園裡,不少三五結群、上了年紀的民眾,他們個子多半不高、膚色較深、臉上多些風霜紋路,夥同聚集吹簫、吹笙、拉二胡、或拿麥克風唱歌,不時歡聲雷動,老一輩當地人,似乎很容易快樂呢。

昆明次日,去了「雲南陸軍講武學堂」和「雲南民族村」。正巧逢上講武學堂的主題展覽「百年軍校,將帥搖籃」,標舉朱德、葉劍英都是講武學堂畢業生,當年唐繼堯、蔡鍔以講武學堂為本,發起「護國軍」,阻止袁世凱當皇帝的「復辟事件」,在中國近代史上,寫下不可磨滅的一筆,蔡鍔(松坡)出入北京時,曾與小鳳仙來往以掩護自己活動,牆上一幅黑白放大的版鑄照片裡,獨照的小鳳仙,顯得淡定而雅靜,蔡後來因喉疾開刀,死於日本,年僅三十四歲,隔著玻璃,觀看蔡鍔將軍穿過的戎裝、羽帽、佩刀和戎馬圖片,不禁嗟嘆英年早逝!

這所百多年前的軍事學校,創辦者和專職教官,都畢業於日本士官學校,除了發動雲南辛亥起義、護國之戰以外,還影響了後來黃埔軍校的創建與發展。當我參觀學生簡樸方整的寢室、餐廳、課堂、圖書室,再細看標文所述的學生清晨五點起床,進行長跑;上午兩節術科課,兩節戰術課;下午是集體操練;夜間常有緊急集合演習…,如此嚴格又緊張的訓練,與「堅忍刻苦」的校訓,足以見證那個大時代,打戰的艱苦。

展覽館內,文物展列有序,聲影演示有方,彷彿走入歷史,頻頻感受軍人綱紀的嚴律、情操的卓絕,憶起歷經八年抗戰的顛沛流離、住過貴陽的父親,在世時,曾提過鄰省的「蔡松坡」「唐繼堯」事蹟,懷著這份親切參觀,想像八年前高齡過世的父親,身體尚健時,若能造訪此學堂舊址,定有比我更深一層的感受。

雲南位居中國西南邊陲,散居不少的「少數民族」,昆明的「雲南民族村」,聚集了各族代表團隊,建造寨營,形成民族村,由於每族各占地數十畝,遊人真需要一雙舒適好鞋,才有可能且走且停、且聽且賞各族文化表演和展示,我們早上參觀完講武堂,下午繼續民族村的「遠足」,興致不減的印象中,有傣族男子舞牛、女子曼妙歌舞;苗族敬拜蚩尤;拉祜族以葫蘆、生殖形象為圖騰;蒙古族的巨圓蒙古包內販賣奶茶;彝族的虎鷹文化和太陽廣場上的太陽、虎、火、和八卦圖像…,傣族、彝族和苗族,乃少數民族中的大族, 文化比較丰采,理所當然吧。

邊陲色彩的西雙版納

搭「中國東方航空」飛西雙版納,驚奇的發現,不論東方或南方航空,空姐都會幫乘客,抬舉隨身攜帶行李,放進頂頭艙櫃,習慣了北美「自己來」的我們,感覺意外的受寵,看她們個個身型窈窕,氣力卻不可小覷!

景洪市是西雙版納自治區的首府,深具擺夷(緬甸)色彩,許多招牌、告示都以緬文和中文並立,而不論市、郊區,多見巨象雕塑;新建成的萬達廣場,和鄰近幾處落成不久的觀光度假區,如希爾頓逸林度假酒店,新穎了市容,酒店的接待員,服飾近於泰國的姿彩婀娜,這與境內的瀾滄江,流經相鄰的緬甸、泰國,使得三國文化多交流於邊陲,或不無關聯;此外,沿江鋪建的新棧道,傍著古色鏤空水泥牆、孔雀吊燈和花樹,與江上的西雙版納大橋,顯現邊陲已現代化。

有中國普洱茶第一縣之稱的勐海,以鮮明的「勐海茶城」牌舫巍立市區,所雇請的計程司機,載我們參觀傣族姑娘,小玉,擁有的家傳三百年茶園,由她領路繞茶園,親手教採茶葉,又示範茶道、品嘗生茶、熟茶、紅茶的不同,能到茶園摘採又品受第一手的茶道知識,經驗不殊,我們買了兩餅百年普洱,也算回饋小玉的主人盛情,雖然平常怕影響睡眠而不太喝茶。

次日,遊賞中科熱帶植物園,以及西雙版納熱帶雨林國家公園。前者占地九百公頃,引進一萬多種世界各地的熱帶植物,又拓展出藥草園,保存西南省區藥用的奇花異木;後者則屬快絕跡、受保護的極少數民族的寄居實境,應是另種落實的「民族」維護吧。

十二年前,我們曾跟團旅遊昆明、大理、麗江,這回兩人的文化之旅,堪稱外子在北美大學教書四十三年、將於六月退休,從此不再有教學、行政、研究囿限的畢業旅行,走出網路,超越雲端外的眼界,無異於擱撂萬卷書,飛行萬里路,所增長的見識,確實百聞不如一見!

6

 

Leave a Reply

  

  

  

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

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Current month ye@r day *